24小时报名热线: 15313732921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师生风采 > 师资介绍 > 正文
访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副教授卞江
手机:15313732921   电话:010-5715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教学和科研上,卞江老师侧重于教学。“我在化院的教学任务比较多,科研任务相对比较少,所以我可能以教学为主,科研相对来说我没有其他老师那么重”。
卞江老师一共教四门课,化学院的两门:《普通化学A》和《化学信息检索》。“《普通化学A》是化院的必修课,而《化学信息检索》则主要是面对大一大二的学生开设的文献检索课程。”卞江老师还开设两门通选课,一门是面向理科非化学类的《大学化学》,一门是面向人文社科的《化学与社会》。

MOOC《大学化学》——“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卞江老师的《大学化学》课程在去年九月份由Coursera(免费大型公开在线课程项目)提供在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网络学习平台上线。
Coursera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两名计算机科学教授吴恩达(Andrew Ng)和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创办,旨在同世界顶尖大学合作,在线提供免费网络公开课程。
“这个网络平台可以给大家在网上免费学习全世界各种课程。”卞江老师打开电脑给记者展示Coursera的网站和他的《大学化学》,他告诉记者,北大目前有十门课在Coursera上,他的《大学化学》是中国化学类MOOC的第一门。
“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化学类课程,我只是替大家探路吧。这里很多事我们都还在探索中,我们就像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卞江老师笑言。
《大学化学》在MOOC上的网络公开课是上课时录制并剪辑的视频,“其实MOOC的标准要求是单独录制的视频。”卞江老师觉得有学生在场、即使有摄影机和摄影师也没什么不一样。 “有同学们在场,我看学生就是了,完全没问题;如果是单独面对摄像头讲课,可能表情会跟不上,表演才华比较弱。”卞江老师不好意思地笑道,可能中国的老师在表演方面相比于国外老师会差一些,表情没那么丰富,“对着学生上课会明显觉着好很多,因为学生会响应,会和你互动,会问问题,你可以回答,继续深入,所以老师的表情会与讲授内容契合。”
尽管如此,录制公开课的视频和纯粹在教室里授课还是有所不同。网络公开课的受众是未知的,他们的需求也多种多样。“因为你看不见人,你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需求,不像教室里学生的需求基本是相似的,同质性很高。”
网络公开课和一般的授课一样,除了定期上传上课的视频,还有配套的习题和答疑,卞江老师总会尽量抽出时间回复同学们的问题。“争取每天用一些时间看一点,偶尔出差就不行了。不过我们还有很好的助教帮忙答疑。学校还是挺支持的,不管是在技术上还是各种教学配备上。”在卞江老师看来,不论授课对象是谁,教师的基本职责没有太大变化,只不过需要根据受众的不同而对课程内容和形式进行调整。
“其实网络公开课最终是要给大家提供一种教育机会,一个终生学习的机会。”
虽然不同的人选课有不同的动机,有些可能仅仅是为了获得学习证书便于找工作,但更多的人还是为了更新和拓展知识。“可能工作之余学习的话压力会很大,时间也很紧张。而网络公开课可以减缓这些问题,你可以通过碎片化的时间挑选你感兴趣的课程进行学习。”

化院独特的“翻转课堂”
这学期,卞江老师将《大学化学》课程进行了完全翻转,变成了Flipped classroom。
记者不解,卞江老师笑,“看我又给你们介绍了一个新名词。”
“传统课堂是老师先领着大家上课,然后课后大家自己做作业复习。而在翻转课堂上,则是我领着大家在课上讲习题和复习,顺便开展讨论课,而课程内容的学习则放到课后让同学们自己完成。”翻转课堂虽然也存在同学难适应、课后学习无法监督等小问题,但是总体来说,“翻转课堂会让学生的参与感会更强。”
其实话说回来,无论翻转或不翻转,大学和高中的一个很大区别便是自主性学习,就算在课上有老师监督,学生也可以“身在课堂,心在课外”。
而翻转课程通过习题讲解和课堂讨论等对同学们有没有完成学习任务进行检测,而且卞江老师会在将课时的一半给同学们看视频学习,另一半时间用于习题和讨论。“因为中国学生相比于外国学生,可能还是缺乏一些主动性,所以我必须不断强调课后学习,否则讨论没办法进行,学生也会更不上。”
对于课程视频是提前录制好的、无法随时根据同学们的掌握情况和反应进行及时的调整的问题,卞江老师承认,“这是视频的一个局限,但这个可以通过课堂讨论来弥补。”
“网络的冲击带来了碎片化学习时代,现在大家都是在碎片化地吸收信息和知识,一个人翻网页一般不会五十分钟不翻篇,而上一节五十分钟的课对学生们来说就相当于五十分钟不翻页,现在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卞江老师通过翻转课堂的方式,将课堂内容放到课后,让同学们自己利用碎片化的时间进行学习,而课堂上则用来进行讨论,增加同学们的参与性和对问题理解的深入性。“应该说,整个教育体系需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
刚开始的时候,卞江老师也有担心这个改变同学们是否能够接受。“没想到当我对课堂做了改变之后,选课人数反而上升了,大家还挺喜欢的。”由于卞江老师的课堂要求历来比较严格,所以此前每年在公布课程要求之后总会有同学退课。“但是这次呢,我一公布,选课人数反而增加了,可能这也是同学们对这种授课方式的认可吧,觉得更能契合自己的需求,更能学到一些东西。”
翻转课堂有一个很大的好处,是它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同学们基础不一的问题。“你一般的课堂,面对的同学基础都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老师的‘痛苦’就是你不知道这块该说多点还是少点。说多点对基础差的同学有利,说少点对基础好的人有利。”由于每年学生都在变动,老师可能一直都在纠结。
翻转课程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问题,“课程视频你看几遍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看一遍就明白了你就不用再看了,你要是觉得基础不好,你可以一遍一遍的看,还有不明白也可以问助教或者在讨论课上解决。”

MOST POPULAR易,BEST难
不论是网络公开课也好,翻转课堂也好,在老师看来,这都是教育对这个变化了的时代的回应。
“教学需要有应变性,要善于变化,因地制宜、因时制宜。”正如培养不同的人才要求是不同的一样,培养学术性人才需要扎实的基础,而如果是培养应用型的人才,则需要灵活和应变;教学也是这样。卞江老师感慨:“学生变了,时代变了,社会变了,如果有问题,从自身寻找问题的根源和解决办法会更好。”
但这并不是说教育就要一味的去迎合时代、去迎合每个学生的需求。“教学不是去迎合需求,而是去了解特点。如果老师仅仅是作为一个知识的载体那就糟糕了。”
现在知识的来源已经从单一的来源,如老师或者权威,转变成了多向性的来源。即使是课堂上,知识也不再是单向的从老师流向学生,学生也可以流向老师。“这是第一个知识层面的,而第二个则是方法层面的,教人学会如何去思考,也就是所谓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一般被认为是更高级别。”
但卞江老师认为不管是教授知识还是传授能力都不是教学的全部,最重要的应该是让学生明白自己的动机。“赋予同学们动机,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帮助学生发现自我,才是现在教育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老师需要让学生们更快、更好、更准确的想明白自己的方向,带给学生以更长远的影响。
“其实所有的知识都会有老化失效,会有更新,但是有些东西不会过时,这就是是内心的东西,我觉得后者更重要,我觉得明白了这些的学生才会走得更远。”
卞江老师一直在往这个方向走。“早期的话主要是通过课后和同学们的交流,现在会觉得如果这个能够和课堂结合会更好。”不少同学上了大学之后都会感到迷茫,尤其在分专业和方向时。而老师需要在这个时候解答他们的疑惑。“告诉他们这是人生的必经阶段,是其中的一个有机组成,这样学生会安心很多。”而通过课堂让同学们明确自己以后的方向则更好。“化学不像某些学科的社会关注度高,公众对化学有很多误解,因此学生会受到很多外界干扰,老师需要给同学们一定的自信心,对学生的选择产生一些更久远的影响。”
卞江老师时不时会和同学进行交流,他认为这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学生是人,是柔性的,需要去了解、去接触才能发现每个人的特点。老师要做的也正是这个,这也是机器不能替代老师的原因。”教师这个古老职业从来没有过时,它的存在是必要的,因为它是两个人之间的交互,是心灵对心灵的。老师所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经验、生活态度等各方面的东西。
卞江老师坦言,像十佳教师和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都更侧重于popular,学生是年轻群体,容易受到感染,只要老师愿意去接近学生,和他们打成一片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我觉得真正一个好的老师,做到most popular是不够的,因为most popular和best还有很多不一样。”卞江老师的性格随和开朗,一直很喜欢和同学们亲近。“而真正做一个好老师,要求会更高,而我的追求就是这个。”
“把心带到课堂,带给学生motivation,这才是重要的。”卞江老师说。

卞江简介:

卞江,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副教授,先后获吉林大学理学学士、北京大学理学硕士和博士、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访问研究员和博士后。专业是无机理论化学,主要研究方向为量子化学方法及应用、功能材料的理论研究、生物酶反应机理等。

记者:张霖梅,王颖青

相关文章
  • * 郝平出任北大党委书记
  • * 北大总裁课程 授课讲师于长滨
  • * 北大总裁研修班 授课老师 阎步克
  • * 清华北大总裁班 授课老师 路长全
  • * 北京大学企业管理总裁班 授课讲师黄俊立
  • 复制到顶打印

    联系我们